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智慧文化 > 历史文化

这一群汉人联手推翻自己国家,主将说:汉奸怎么了,总会洗白的

时间:2018-03-25 23:26:4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  1279年,张弘范率军在崖山击败宋军残将,陆秀夫背着小皇帝投海自尽,随行十万军民亦慷慨投海,这件事情震惊了全世界,史称:崖山之战。

t0173948b837de25f23.webp.jpg

  这是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彻底地沦陷于外族,这么说不准确,因为宋不仅仅是被蒙古所灭,构成灭宋大军主力的不是蒙古军队而是汉人军队,张弘范也是汉人将领,虽然他属于“北方汉人”,不在宋统治的范围内,但那也是汉人,这个性质是无法改变的。

  我们评判一个人是否是汉奸,依据的是他的血统而非民族感情,如果仅仅因他没出生在中国,就否认他是汉奸的事实,这个“标准”未免太宽松了。

  犹太人这个民族就遭受过好多次屠杀、驱赶,他们在战争年代像分子一样散落在世界各地,然而以色列建国后,这些犹太人能从世界各地回到自己国家,包括那些在异国出生的孩子,他们靠的是什么?感情?当然不是。是血统。

  回到主题,崖山之战最令人悲痛的不是海面上翌日浮起的十万具尸体(《宋史》),而是张弘范在崖山石壁上以“到此一游”的态度刻下的碑文:

  “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国于此”。

  在襄阳大战忽必烈忙着以蒙古军拱卫京畿,用北方汉人世侯军和南方降军攻打南宋,镇压南人反抗,就拿襄阳大战来说,攻城的主力也是北方汉人世侯军将领张弘范,扬州等地的大战除了张弘范还有襄阳降军统帅吕文焕,吕文焕这等就是彻头彻尾的“汉奸”了。

  元军不善攻城,也不善水战,攻城和水战谁完成的?汉将率领的汉人军队。

  元朝水军由投降的宋朝水军构成,也就是说跟南宋水军作战的是自己人,而不是蒙古人。自己人打自己人是汉人一贯的做法,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汉人王朝都是被汉人推翻的。

  宋恭帝投降后蒙古就不管了,消灭南宋残余力量完全交给投降的汉人以及北方汉人。

  东路指挥使范文虎、率领南宋降军的安抚副使刘整;中路湖南两广江西扫荡由北方世侯军统帅张弘范、襄阳降军吕文焕完成;西路也是汉军统帅汪良臣领导降军完成,也就是说对南宋穷追猛打,置之死地的恰好都是汉人。

  攻城后,汉人军队冲进城去烧杀抢掠,与强盗无异。

  这些将领都是在蒙古阵营里充当锋利武器的汉奸,然而历史对他们的定为不同。

  如何看待在蒙古阵营里挥师灭宋的汉人?

  历史从两个角度阐述,首先,对于那些降将,吕文焕、范文虎、刘整,这些都是彻头彻尾的汉奸,范文虎曾服务于南宋奸臣贾似道,这人的私德根本无从谈起,襄阳失陷后范文虎第一个降元,后来忽必烈征讨日本时这货也在,他将十万军队遗弃在海岛上自己却临阵脱逃,汉奸就是汉奸。

  他们的投降动摇了南宋阵营的军心,让精心布置的防线以及作战计划尽落敌手,还带去了先进的武器和攻城技术,对整个战争走向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  第二,张弘范为代表的北方汉人将领。

  后晋石敬瑭为了获得契丹的支持主动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,自称“儿皇帝”,这件事情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,也让宋朝刚一建立,就面临北方门户大开的危险。

  在争夺燕云十六州的拉锯战中,燕云汉人经历了辽、金、宋的统治,又没受过儒家思想的驯化,他们早已淡忘了节操这件事,宋朝在北伐期间寄期望于燕云百姓意识到自己是汉人,要回归自己祖国,然而并没有。燕云汉人长期的被奴役,早已经习惯了做亡国奴,总而言之燕云人民已经不可能象当初那样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。

  所以即使北宋挥师收复燕云,对于燕云一代汉人而言这也是一场残酷的侵略战,非得经过激烈的交战他们才能不情愿地归附汉地。

  北宋末年金国将这片土地割去,北地汉人再次成为异族的奴役对象,他们心里仍然没什么悸动。金国中都被蒙古攻破后,北地汉人成了“蒙古人”,他们渐渐认同了新的身份,于是在蒙古灭宋的时候,这些大部分都在蒙古区域内出生的汉人,还以为自己是蒙古人,就像狗窝里出生的猪,会认为自己其实是狗一样。

  这些汉人长大后,正好归蒙古所用,蒙古养育了这些汉人,现在是汉人报效主子,发挥效力的时候了。

  所以我们怎么定位张弘范呢?按照血统他确实是汉奸,然而按照民族感情,他又是蒙古养育出来的杂种。

  当我们定义这件事情的时候,只能为北地的汉人感到悲哀,一个没有民族根基感、荣誉感的汉人部落,一个没有犹太人那样深刻的民族认同意识的汉人部落,这些人像丢弃一件衣服一样丢弃了自己的血统和民族感情,最终他们也会被整个历史所抛弃。

  无论是辽、金、蒙古以及汉人王朝,都不会认可这类人,他们是典型的“多余人”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